不是倚靠勢力、不是倚靠才能、乃是倚靠我的靈、方能成事。

——撒迦利亞書4:6

談光耀弟兄


發佈日期:2018/04/24
  • 分享至:

    

 “你們中間誰有兒子求餅,反給他石頭呢?求魚,反給他蛇呢?你們雖然不好,尚且知道拿好東西給兒女,何況你們在天上的父,豈不更把好東西給求祂的人嗎?”(太七:9 ~ 11)


滿天“神佛”,猶有餘悸

       因外祖母的關係,自小就接觸道教。看著外祖母扶乩、畫符、念咒、求籤、問卜,加上外祖母的“解說”,心裏總是誠惶誠恐;感到身邊圍繞著“神鬼”對奕,一不小心,就會萬刼不復。尤其是早年澳門還流行著出殯路祭之儀,一旦遠遠見到出殯隊伍,就記起外祖母訓言,要速速遠離。這種恐懼,一直延伸入我的夢境中,經常難以安睡。

       自幼年到成年,神不斷在敲我的心扉。雖然我先後在基督教和天主教學校裏求學,對那所基督教學校的感情也最深,可是我卻只會因為團契有飲有食而回到神家,對神的呼召卻充耳不聞。後來因朋輩關係,有機會接觸茅道之術;甚麼六壬大法、五鬼運財、止血咒等,都令我既好奇,又懼怕。幸好,先後有兩位道術中人提醒我,凡用術法,必有得失,這讓我想起中國人拜神祈福必須還願之說。

       有好長的一段日子,我沉迷於堪輿命理之術,又鑽研佛教經典,自以為終於找到大智慧。然而,無論如何擺設風水陣、花多少錢看相批命、又或誦念佛經,心裏的魔魘總是揮之不去。每當深夜獨自一人,總要念經以為護身之法;總覺四週有不少鬼神會待機攻擊;心裏總不能平安。


幾經歷練,得享心安

       及至不惑之年,受佛教思想影響最心,經常告訴自己:但求死後灰飛煙滅,最怕再受輪迴之苦。在這種心境下生活,哪來心裏的真正平安?

       感謝神對我的不離不棄,祂安排了一個好像需要我提供輔導的基督徒教師相遇,結果,在輔導她的過程中,我頓然覺醒。就在那夜,我致電給牧師,告訴他我要決志信主!由那一刻開始,我開始得享心靈上的平安和喜樂。

       不過,我的生活並沒有因為信主而一帆風順,反而自信主以後,我在工作上、家庭上、健康上和經濟上都出現了前所未有的窘境。不過,信主以後,無論我遇上多大難題,我心裏都感到平安,我再沒有過去的懼恐,因為我相信,神是萬有之主,在萬有之上,祂已進入我的生命,並正在管理我的生命。我也不會灰飛煙滅,更不用六道輪迴……


交托生命,信靠基督

       基督是我生命之主!在這幾年的艱難歲月中,祂不斷垂聽我的禱告,也應允了我的祈求!

       當我最庝的女兒告訴我,她決定要到美國讀書時,我心裏十分反對,我認為她此去必不再返!我祈求神的指引,我說:“她是我最愛的,也知道她是神賜給我的禮物,倘若神要讓她離開我的身邊,就請求神保守她平安。”愛女在彼邦讀了五年中學,突然得悉她決定回澳升讀大學。滿以為她無法入讀大學,今年,她已順利進入大學二年級了。感謝主!

       不幸的際遇並非一浪接一浪,而是同時衝擊。就在愛女赴美就學的那段日子,我曾因工作面對無法處理的困難而辭職,導致失業,經濟開始出現問題。我向神祈求賜力,有趣的是,神沒有先安頓我的生活,反過來安排我去扶貧。回澳後,本已辭職的學校卻聘用我為兼職。不過,好境不常,過了一段不長的日子,家父離世,我的工作又再次陷入死胡同之局,我不得不轉工。就在我剛獲得轉工而還未履職之際,內子卻罹患惡疾。幾經困難,眼見內子日漸康復之際,自己卻身染頑疾,與此同時,又突然失業。我祈求上主垂憐,說:倘若你要收回所有恩賜,包括我的生命,我感謝您!因為在世的日子著實不好過,不過,若神還要我在世見證主恩,我願意馴服,只求主賜力我渡過困境。

       真有趣,主又差遣我去扶貧!感謝主!雖然我沒有食藥和動手術,但病情並沒有惡化,更似乎有好轉跡象。在工作方面,我一直心儀了十多年的中學,突然願意聘用我。在大半年的失業期間,我的生活沒有絲毫改變,在教會弟兄姐妹的支援下,連居住的問題也順利解決,這都見證了聖經所言:“耶和華是我的牧者,我必一無所缺。”

       耶穌基督;上帝的獨生子;三位一體的至高之主,我心裏得享平安是因為你在管理我的一切;我一無所缺是因為憑藉你的恩賜,你垂聽我的禱告!應允我所祈求,是因為你愛我,如同你愛世人,感謝主!願榮耀歸主!

      “你們需用的這一切東西,你們的天父是知道的。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,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。(太六:33)




 
瀏覽次數:71


回最頂